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761棋牌 > 导演计划 >

影视策划人:投资方因利益选择演员忽视导演

归档日期:12-02       文本归类:导演计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电视剧《红高粱》筹拍时,导演郑晓龙向他心目中的主角——5名女演员和5名男演员群发了短信,最先回复他的女演员是周迅,而男演员是朱亚文,他们聊得很投机,所以就有了剧版《红高粱》这样的男、女主角配置。

  但不是每一个导演都这么“幸运”,能够选择自己觉得合适的男女主角,只有几位像郑晓龙这样收视率高的大牌导演,才能有定演员的权力。别说选演员了,筹集不到资金,导演想要拍的题材和故事也只能想想。

  “以前电视剧是由导演来拍板的,后来是听编剧的,现在是听投资方的,国内的制片人和投资方其实是‘一伙’的。”资深影视策划人谢晓虎说,这已经成了电视圈的普遍现象,现在的影视剧制作流程是由投资方委派制作人来选剧本、找导演、定演员,导演有权推荐演员,但是无权拍板定演员。

  “导演可以确定除了男女一号以外的演员,但也免不了要安排投资方安插的熟人演员,能塞的都得塞进去。”谢晓虎说。

  除了选演员上的妥协,导演还要面临以制片人为代表的投资方“节约成本”、“植入广告”等让人头疼的要求。

  就拿高希希为例,2010年《美丽鲜花在开放》这部剧由高希希从投资方那里全权承包下来,对于投资方拉来的植入广告,高希希就全部拒绝了。可是到了2011年拍《楚汉传奇》的时候,虽然没有植入广告,但是高希希只对陈道明的戏份负责,情节注水、关系户的安插,他都没能掌控。

  至于“导演只负责把剧本变成剧”的这种话语权的丧失现象,谢晓虎分析有两种原因,显而易见的原因是投资方掌握了资金,有了话语权,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内地电视剧制播分离制度,加上供大于求形成了恶性循环,以导演为代表的电视剧品质,败给了投资方追求的明星效应。

  “以前内地电视剧是电视台牵头在拍,比如1990年的《渴望》,是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拍的,到了卫视当道的时候,很多电视台不具备先进的电视剧制作水平,于是就找制作公司来做。

  这个时候还是由导演牵头的,因为电视剧、演员都便宜,而且供求关系基本上是拍多少卖多少,这时候导演拍得好不好,是电视剧卖得好不好的一个决定因素。”谢晓虎说,从2009年到2013年,电视剧的产量增长在40%左右,从每年拍10000集到每年拍17000集,但是电视台每年播出的电视剧一直保持在7000~8000集,这就使得投资方承受了更大的风险。由于导演只对电视剧的艺术质量负责,不对能否卖出去负责,所以在投资方那里,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投资方为了能把剧卖出去,首先拼的就是演员,这时投资方就选择了演员,放弃了导演、编剧这些创作者,原因是‘只要有号召力强的演员,拍得再烂也能卖出去’。”谢晓虎说,《青春期撞上更年期2》就是一个例子,片方邀请了马伊琍、杜淳主演,光是片酬就花费了上千万元,但是播出后没多久就撤下了,因为实在粗制滥造,但这不是导演的问题。

  “2009年的时候我们请韩国演员,那时候他们的价格是每集18万元左右,我们都觉得贵得不可思议。可是现在,内地的大牌演员要价都涨到了70万元一集,占了制作费用的四分之三,电视剧的水准就很难保证了。”谢晓虎说,投资方找演员都集中在电视台认可的有收视率的演员上,所以演员的片酬也被哄抬了起来。

  内地电视剧的制作何时能回到正轨?这和广电总局的政策是分不开的。谢晓虎说,现在广电总局鼓励的“一剧一星”,即一部剧只能卖一家上星卫视的政策,或许就是导演及编剧这些电视剧质量的第一负责人的“救星”。

  “一部剧想要收回成本,要依靠卖给电视台的收入。例如《一代枭雄》,卖给四家卫视,每集每家60万元,再卖一次二轮播出,还有卖给网络,它每集成本在200万元左右,每集能赚120万元。四家卫视能吃得下这么大的菜,但是换成一家卫视买一部剧的话,谁也不会花几百万元去买一集,因为广告收入没达到这个程度。所以,‘一剧一星’会让电视剧缩小成本、减产,会让演员片酬降下来,让电视剧普遍销路更好,进而让电视台有了更大的选择空间。”谢晓虎分析道。

  “一剧一星”还可以有效制止植入广告的泛滥。因为电视台买剧主要是用来广告招商,如果电视剧植入的广告和招商来的广告有冲突,最头疼的不是导演,而是电视台。当一部剧只能在一个电视台播出时,电视台的权力就大了,大可以购买植入广告不是那么多的剧。□东方今报记者 赵珈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本文链接:http://corerevclt.com/daoyanjihua/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