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761棋牌 > 导演计划 >

干货!北京电影节上新导演怎样获得真投资?

归档日期:12-02       文本归类:导演计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搜狐娱乐讯 (哈麦/文)今年北京电影节上,“新导演”是高频词。不仅电影市场创投项目在推新导演,卢燕电影基金、吴天明电影基金,都是为新导演而设。过去,提到新导演,大家会想到,一个苦哈哈的年轻人,拿着剧本四处碰壁,为筹首笔资金卖房卖车,拍完电影到处求发行商看片。现在不同了,市场一片热闹,新导演成了抢手货,只要你写出好剧本,不愁没买家。

  今年,刘德华、洪金宝、冯绍峰彭于晏、胡军等主演的《我的特工爷爷》,投资1000多万的农村题材电影《喊山》就要上映了,号称“荒原版《少年派》”的《七十七天》已经完成部分拍摄。这三部片都来自北影节市场创投。想知道三位新导演什么来头吗?他们是怎样从几百个人中胜出的?获奖就等于有投资了吗?初来电影圈混,有哪些需要要学习的?

  江均1979年生,今年36岁。他长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小县城,20岁之前基本没看过电影,没出过远门。学习不好,上了中专,之后在电视台当记者。17岁时唯一的兴趣是接触了一台剪辑机,剪了一部专题片,跟别人的不一样,被认为有意思,从小县城拿奖拿到省城,再拿到北京。之后,他因为文化课不好,考了中国戏曲学院戏剧影视文学系,开始觉得电影挺好,大量看。“2003年非典停课那俩月,一天五部,每天看到想吐。大三的时候,拍了一部短片,获了一些小奖。”

  大学还没毕业前,江均就去北京电视台打零工,拍了《我爱我车》广告片,创意在当时很新,在中国国际广告节拿了金奖。之后的五六年,江均一直在拍广告,用他的话说是糊口。但某一个时刻,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推掉所有工作,开始写故事。第一个剧本叫《偷天行动》,编的很快,但卡住了没写下去。第二个剧本叫《老卫兵》,就是现在拍成的《我的特工爷爷》,讲一个退休老兵为帮邻居小女孩,跟俄罗斯黑帮团伙干上的故事。

  那时候,江均也想过自己找投资,没成,一来他对电影是门外汉,根本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去投剧本。也跟几个小公司谈过,但对方都会说,“你这又是打打杀杀,又是边境,又是特工,我们没办法实现。”偶然的机会,江均认识了一个常跑电影节的记者,建议他投电影节试试,并给了他报名的官方渠道。江均发去梗概和大纲,被告知入围了。然后导演要通过PPT阐述自己项目。江均把剧情剪成了一个小片子,这个东西打动了评委。2013年,第三届北京电影节第一次做项目创投,《老卫兵》就拿了特别大奖。那年,壹心娱乐合伙人陈洁第一次参加北京创投,当时她的身份是香港安乐公司监制,负责发掘项目。陈洁觉得这个故事有意思,找江均聊,并很快把他引荐给安乐大老板江志强。

  江志强做过《卧虎藏龙》、《英雄》、《霍元甲》等很多成功的影片,他偏好的口味是国际化。刚开始做剧本,江均对电影的判断非常模糊,不知道什么是有市场的电影,也不知道可以做多大。江志强告诉他,《老卫兵》故事有意思,但是剧本要改,改了三稿,都没法满意。江均开着车去了东北,沿着边境线,从吉林到黑龙江,一个人穿越大兴安岭,路上遇到爆胎等等麻烦事。沿途他还采访了很多警察,跟曾混过黑社会的人接触。第四稿写完,生活气息明显不一样了,剧本发给江志强,对方在大年三十晚上很快就给了回复。

  后来又见了洪金宝,项目迅速开始。江均第一次见洪金宝是在香港元朗的一个小村子,“他在那个村子里谁都认识,跟我剧本里写的太相似了,谁见了都说大哥好。剧本里(特工爷爷)是武功高手,隐居在普通的陋巷里。我一看他的状态非常好,干脆围绕着他写。”后来,洪金宝变成了这部电影的总导演和主演,江均挂名编剧,也参与执行制片工作。

  在《喊山》之前,杨子已经拍过六部电影,包括两部电视电影《回归》、《靠近》,一部主旋律题材电影《娜娜》,和三部喜剧/爱情片《宅男总动员》、《恋爱三万英尺》、《对不起,我爱你》。

  杨子1981年生,今年34岁。他16岁赴美留学,本科学经济。毕业归国后04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学表演。06年被保送到爱丁堡大学,因为没有表演系,只好修电影学研究生学位。学了电影史、电影理论,视野真正被打开。“那时候研究大师,觉得导演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职业。”有一年,爱丁堡举办首届华语电影节,谢飞(第四代著名导演,拍过《本命年》、《香魂女》、《黑骏马》等)教授作为嘉宾去了,杨子陪同两个星期,整个人生观被改变了。

  当两人在异国他乡跨过师生隔阂什么都聊的时候,杨子敞开心扉说了很多自己的想法,谢飞说扬子你可以当导演,“一个前辈大师给说这样线岁之后学。他一挥手,你想当导演明天就可以,不用等30岁,导演就是做的过程中培养出来的,过了30岁会丢掉身上很多东西。我说要不先做副导演试试。他说你马上就可以做导演。”

  回国后,杨子告诉别人他想当导演,被很多人当成神经病,“本科经济,研究生学表演,现在想做导演!”所以他闭嘴了,只说不做。那时为了练手,他在没有版权的情况下改编了葛水平的中篇小说《喊山》,故事发生在太行山一个小山村,主人公是一个哑女。扬子有话憋在心里说不出口,那时候也是哑的,个人的体会和这部小说的气质不谋而合。

  《喊山》是第一个习作,写完就放下来,没拍。《回归》是杨子的导演处女作,是从老妈那儿坑了三四十万拍出来的。这之前,他花了半年时间找投资,“跟别人聊了几次之后,知道了自己的段位,知道什么作品也没有被认可的可行性太渺茫。那时候我才27岁,即便放在今天,中国人讲,嘴上没毛办事儿不牢,30-40岁的导演还在苦苦寻求资金,他为什么相信你?这个过程中大量浪费时间,每个人都想改变你,拍出来未必是你要的,我知道这样的方式不适合自己。”他又不想拍短片,因为没法回收。所以,他选择了杀熟。杨子有自信,三四十万拍一个长片出来,只要品质过得去,卖给电影频道,就能回本。

  《回归》做完,果然卖掉了,他用回收的钱又做了第二部《靠近》。然后,又准备继续做第三部。杨子04年在海润影视文学部实习过,老板刘燕铭告诉他,你研究生上完可以再回来。因为是老板也是朋友,杨子拍完电视电影后给刘燕铭看过。三个月后,第三部电视电影还没启动,就接到电话,刘燕铭让他拍一个喜剧片《宅男总动员》,资金过百万,有钟镇涛、谭耀文、邓丽欣、黄又南、何炅等明星演员。海润当时主要是做电视剧,但也想往电影方面试试水。那之后,杨子是来者不拒,题材不限,先后拍了《娜娜》、《恋爱三万英尺》、《对不起,我爱你》,保持一年一部的速度,就是为了练手。

  2014年,第四届北京电影节创投市场邀请海润送项目。照着公司的意思,扬子投了一个爱情片,一个抗战时期的轻喜剧,还有一个偏商业的剧本。不过,他夹着私心,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把自己多年前写的《喊山》也投过去了。结果,偏偏这个剧本入围了12个创投项目。

  得知入围消息后,刘燕铭第一次时间要剧本看了,他当时就给杨子吃了一颗定心丸,“你去电影节,如果有投资方,你就说海润已经决定投资一半。如果没有投资,海润也可以独立开发。”那一届,威秀亚洲的负责人艾秋兴是评委之一。《喊山》后来获大奖,被送到戛纳电影节参加创投,艾秋兴也去了戛纳,在那次聊天过程中,双方相互留下了好印象。回来后,威秀决定和海润一起投资这部农村题材电影,制作费超过千万。

  ■想纯粹,就没认线岁的赵毅是演员,不过不是大众熟知的那种明星。过去多年,他演过很多角色,比如《神雕侠侣》(任贤齐版)里的达尔巴、《新射雕英雄传》里的丘处机、《新西游记》(张纪中版)里的托塔天王、《兰陵王》里的尉迟迥

  2014年北京电影节,赵毅的一个朋友在网上看到消息,把这个剧本投给了电影市场,在226个创投项目里拿了特别大奖。据电影市场项目部主任陈彩云回忆,那届是威秀亚洲总裁艾秋兴、制片人焦雄屏、导演滕华涛做评委,赵毅本来就是演员,气场很强。而且,他的项目推介PPT是做的最好的。另外,他自己还拍了一个探险类的纪录片。“他那么认真准备一件事情,无论成功与否,你都会支持他的。”

  这个奖,主要是给团队一个鼓励。赵毅清楚地知道,这个题材是特殊的,它不是靠大数据支撑起来的项目,一切都要靠摸索。“我们想纯粹做自己的坚持。所以,在获奖后跟投资方谈的时候,就没有认真去谈。”最后,赵毅找到了户外品牌阿尔法ALPHA合作。另外,他自己出了一些钱,为这个项目成立了北线光影公司。加上朋友们出的钱,就建组开干了。

  “电影市场创投对年轻导演实在是太有用,是你过来锤炼的地方。”江均说,“到这里每天面对不同的人,贩卖、兜售你的电影。你本来是内向的人,也得说话。你不善于沟通,也得跟人大家聊。这一点非常重要。尤其当你获奖之后,你会得到一些人的认可,认可的人不乏行业里最顶尖的人,这些人甚至都不用说我给你投钱,但是他的欣赏会对一个年轻人有很大精神上的鼓励。青年人缺的不是钱、才华,缺的就是自信心。一个有自信的年轻人,做事情的成功几率高很多。”

  来电影节之前,江均觉得自己的圈子很窄,“所有的行业都一样,靠谱的少,不靠谱的多,你撞到的大部分都是不靠谱的。之前我不知道怎么投稿,连中国有几大电影公司都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该投给谁。电影节就像一个两面筛子,这一面把我们这些人筛出来,另一面把靠谱的投资方筛出来,避免了很多误区,成功几率大很多。”

  杨子的个人感受是,预约来聊的全是小公司,像流水席一样,“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一种逻辑方式,大公司直接打公司找你去公司谈,小公司里面真正愿意去做项目的又不多。来谈的没有几个真的想做这个项目,他的任务就是到电影市场挨个聊,拿名片,回去跟老板汇报工作,我的价值就是实现他的价值。还有一些好奇的,跟你聊一些有意思的话题,他在期待惊喜。真正合作没有嘴上说的那么容易,大家总是嘴上说,有机会合作,其实只是礼貌性认识一下。聊的时候,你性格带一点刺儿,比他们期待高一点,没坏处。”

  现在市场这么热,新导演是不是特别抢手?这事儿并没有让杨子特别乐观。“他们抢了新导演,并不知道怎样培养、保护他们,并不知道怎样成就他们,反而有些新导演被埋没了。我不知道是导演的原因,还是剧本被修改太多东西,新导演风格非常不明确。出现了,有一部作品,进入市场后没有回响,再过几年出来,观众又认不得了。”

  自宁浩开始,业内就一直在提扶植新导演,但真正成名的没几个。杨子说,“作为新导演,最大的价值是新、创意、胆识、个人追求,这些东西扔到市面上,很快被打磨。很多公司把年轻导演放到流水线上,并没有围绕他们来做包装,反而新导演被拉来是干活的。拍出一部电影,投资公司对新导演的东西没有多么在乎,只是在乎商品包装。机会来的容易,但这种机会的价值失去的也容易。我自己身边很多朋友就是这样的,你问他剧本改来改去往哪儿改?他说你不知道,你又不身在其中。我是不愿意把自己放在其中,我也有过那样的时候,棱角被打磨掉之前,主动退出来。无欲则刚,你有欲,就不刚了,你没有保护自己的刚劲儿。”

  “你可以什么都不会,有专业的技术人员帮你。你的灵感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你的电影就是行活。导演系里不缺有才华的人,有些人个人创造力、天分的东西呼之欲出。但你看22岁本科毕业,到30岁,出来的导演凤毛麟角。因为得不到机会,在寻找机会的漫长岁月里天分的东西被行业抹杀掉,他的天分是什么自己都忘了。要生存,找工作,当副导演,执行别人脑子里的东西,不知道保护自己,等30岁之后,回不去刚毕业时候天才的思维了。中国不缺天才,我们的天才毕业之后拍广告啊,进电视剧剧组啊,这个过程中分散了,每年培养那么多人才出来,都成为这个产业大军的一份子。”

  江均已经连续三届给电影市场投了剧本,今年的《偷天行动》又获了大奖,这就是那个他当年第一个开始写,但卡住没动的剧本。《偷天行动》是一部喜剧片,因为类型很明确,能看到回报比,所以联系谈投资的人很多。

  不过,在江均看来,所有投资人都挺理性,“不会头脑发热,随便砸钱,除非他疯了。我那天还在看编剧帮,痛批IP,我不同意。今天的IP就是昨天的原创故事,炒的就是十年前的东西。能留十年,说明它是精品,没必要批它啊。如果当下有精品,绝对有人接受。所以说,缺的永远是好东西,有好东西不愁卖。如果东西不够好,大家眼睛也很亮。”

  关于聊投资,江均感觉,很多都是面儿上的话,都说的很好听。“具体的合作,你也不用太在意别人的意见,你得有自己的判断。我们也算是有过一些经验的人,我觉得你既然对它充满信心,没什么说的,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做。电影节是一个相互选择的平台,投资方选择我们,我们也选择你啊。我首选也是资源相对集中的。再一个,给我有更大空间的。我是有明确的拍摄风格,跟我的想法不能相差太远就可以。”

  无论哪个行业,天才只是极少数,电影行业尤其是。大部分人,都是从平凡中开始熬,熬出来了,成名立万,被很多观众喜欢和期待。而这大部分里的大部分,只是昙花一现,或者还没盛放就凋落了。以上就是三个平凡人的故事,他们平均年龄38岁,才被叫上新导演。所以,要说现在市场好,当导演容易,其实也不容易。

  这三个人用他们亲身的例子告诉新导演们,首先,得喜欢电影。其次,活好最重要。再次,一定要让评委、投资人看到你的热情、努力和执行力。其实,都是说烂了的道理,关键在于你做到了什么程度。还有很重要的,别为了拿别人的钱,把自己给弄丢了。电影业就是这样,大家都喜欢天才,但是大家又都喜欢打磨天才,在这个拧巴的过程中,谁能胜出,就看自己的领悟和造化了。

本文链接:http://corerevclt.com/daoyanjihua/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