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761棋牌 > 导演计划 >

大象空间站计划启动 为新导演提供全产业链支持

归档日期:06-13       文本归类:导演计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电影《第一次的离别》荣获柏林国际电影节大奖暨大象空间站揭幕发布会在上海天山电影院举行。

  新浪娱乐讯 3月1日,电影《第一次的离别》荣获柏林国际电影节大奖暨大象空间站揭幕发布会在上海天山电影院举行。主办方上海易腾影视和大象点映携刚刚从柏林电影节载誉归来的《第一次的离别》主创团队,向公众讲述影片被孵化出来的幕后故事,分享未来结合C2B点映平台特点的发行模式,并首次呈现可为更多艺术电影和新人新作提供“从创作到发行”全产业链支持的“大象空间站”的整体构想。

  电影《第一次的离别》在刚刚结束的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斩获“新生代”单元国际评审团最佳影片大奖,在此之前,它还获得了第31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最佳影片。值得一提的是,这部接连斩获两项国际A类电影节大奖的作品,是青年导演王丽娜的长片处女作。三年前,当时正在外地拍摄纪录片的秦晓宇导演要为自己招一个导演助理,王丽娜前去面试,她也把自己在家乡新疆沙雅拍摄的一部纪录片的素材带了过去,讲述的是几个新疆小朋友的成长故事。这些素材很丰富,不仅影像质量很高,而且光是前期调查素材的翻译就已经有了60万字,这就是《第一次的离别》萌芽时的拍摄素材。最初王丽娜想把它拍成一个纪录片,并且在前期做了半年时间的田野调查,同时也进行了一年左右的纪录片拍摄。秦老师看过这些素材、听到影片背后的故事之后非常兴奋,于是他带着王丽娜连夜飞抵上海,和易腾影视的两位创始人吴飞跃、蔡庆增商量,希望一起支持她把这部纪录片拍成长片。

  在经过沟通之后,他们不仅决定支持丽娜拍成长片,还萌生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把它拍成一部剧情片。因为出于纪录片的限制,有很多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意想不到的情节丽娜前期并不一定能及时拍到,但剧情片就可以对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进行重现。为了更好地支持她的拍摄,秦晓宇亲自担任影片的监制,更在影片最困难的阶段自行垫付60余万,确保了影片的顺利拍摄。

  对于非剧情片科班导演出身的丽娜来说,虽然从纪录片创作转向剧情片创作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好在前期有一年的纪录片拍摄,为她构建剧本积累了大量生活素材,也和拍摄对象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与信任,同时这种拍摄经历也让她不断发现自我,并促使她形成自己的电影信念。最终,这个拍片前没有受过正规电影训练的新生代导演,凭借自己对家乡的爱,通过真诚地重新建构和讲述生活的方式,埋头苦干四年,完成了这部献给故乡的长诗。

  虽然影片在柏林电影节获奖,但在吴飞跃看来,电影即使在国际获奖,但当下的中国电影市场,对于像这样商业性并不算太强的电影来说,并不是太友好。“我们来看今天电影市场宣发的主流模式:片方花大量的钱,一手砸发行,尽量让影院多排片;另一手砸宣传,影响尽可能多的主流观众。这是一种典型的B2C模式,谁的钱多、资源多,谁就更容易抢到排片,而消费者最终只能在有限的选项中作出选择。” 吴飞跃认为,这种模式适用于商业大片。但对其他资源有限、主创咖位不够、初始流量不足的影片而言,要通过这个模式发行却分外艰难。正因为如此,所以片方经常抱怨好电影没办法发行,观众抱怨想看的电影看不到,而影院则抱怨排了片但没人买票。如何打开这个恶性循环的死结?大象点映的解决方案是,运用互联网思维,首创众筹点映模式,通过精准有效的垂直宣传渠道,让观众在深入了解一部影片之后,自主选择影院、放映时间,组团发起观影活动,把排片的主动权交给观众。“这是一种C2B的逻辑,简单来说就是先找好观众再安排有效排片,这样一来观众个性化的观影需求得到了满足,影院获得了上座率和票房,片方的宣发成本也可以减少,影片发行的门槛和投资风险也大大降低。”

  据悉,《第一次的离别》将在今年下半年上映。它首先将通过大象点映做一轮大规模的百城首映礼,找到第一波最对的核心观众,生发第一轮口碑,大象将通过点映获得的真实反馈数据,分析影片的有效宣发点,找准观众的情感共鸣点,在此基础上制定和调整宣发策略,并进行更大规模的排片公映。

  作为一名从IT跨界进入电影行业的创业者,蔡庆增也曾担任纪录片《我的诗篇》的制片人,他感慨到,“一个新导演的作品面世,堪比西天取经,困难重重。”然而,通过《我的诗篇》众筹点映孕育了国内第一家众筹点映平台——大象点映,也向市场证明了好内容是可以有市场价值的。而《第一次的离别》的接连获奖,和大象点映用户们预定首映礼的热情,也让他们有理由相信,这样的模式可以复制。大象空间站应运而生。(谈谈/文)

本文链接:http://corerevclt.com/daoyanjihua/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