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761棋牌 > 道头 >

华野十纵阻击风采系列之激战陇海线故事

归档日期:07-06       文本归类:道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华野十纵阻击风采系列之激战陇海线日,淮海战役打响。华野十纵在山东兵团指挥下,会同第七、第十三纵队由临(城)枣(庄)线向韩庄、台儿庄攻击,突破运河沿线,进至徐州以东,切断陇海路,形成攻徐态势,并配合政治攻势,促使第三绥靖区所部第五十九军、第七十七军起义,一举包围了正向徐州撤退的黄百韬兵团。

  华东野战军首长当即调整部署,命令十纵司令员宋时轮、政委刘培善统一指挥十纵和七纵、十一纵于徐州以东陇海路两侧地区,以阵地防御与运动防御相结合,阻敌东援,保障攻击部队顺利聚歼黄百韬兵团。

  为完成阻击任务,纵队召开了临时作战会议。宋时轮在会上说:“我们与邱清泉的部队较量了好多次,现在是进行最后的决战了。这一回,除了邱清泉这个老冤家,又多了个厉害的角色李弥兵团。他们奉了蒋介石严令,必定拼死东援。因此,这次阻击将是一场硬战,苦战,血战!我还是那几句老话:一定要顽强死打,人在阵地在,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完成阻击任务!”

  第二十八师的防御阵地位于第二十九师西侧。方圆10平方公里的防区内,除了几座不大的山头外,全都是一马平川的开阔地。在这个无险可据的阻击阵地上,要想阻住像邱、李兵团这样拥有现代化装备的军,困难是相当大的。各部队在研究改进阻击战术的同时,开展了强有力的思想发动工作,广大指战员豪迈地表示:“我们有莱芜、孟良崮、沙土集和豫东等战役打阻击的经验,一定能完成作战任务,保证兄弟部队全歼黄百韬兵团。”

  在寺山口方向,敌先用两个团的兵力,以6辆坦克开道,向我军阵地发起猛攻,妄图夺路前进。

  第八十四团奋起阻击。担负正面防御的二营,集中火力向敌坦克猛烈射击,被击中的坦克趴在地上成了“死王八”,后面的步兵立刻四散奔逃。敌进攻受挫后,又以一个营迂回攻击,其先头部队一度冲上了山峰。二营四连、六连坚决反击,在山峰两侧与敌反复冲杀,将敌逐下山去。

  坚守西南山坡的“苗树柏”班,更是打得勇敢顽强。他们在敌人猛烈炮击时,泰然自若地蹲在岩石缝下躲避炮火,接着放过横冲直撞的坦克,等到敌步兵接近前沿后,立即以排子枪和手榴弹压过去,击倒了冲在前面的30来个敌人。随后,该班又连续打垮了敌人的4次进攻。

  经过持续的战斗,“苗树柏”班的子弹已不多了,手榴弹也快打完了。可是敌人又发起了新的攻击。班长苗树柏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大声喊道:“同志们,用刺刀,用枪托,用石头,坚决把敌人赶出寺山口!”他边喊边带头冲向敌人,战士们紧跟其后,在阵地前沿与敌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

  拼杀中,苗树柏一连刺倒3个敌人,当他准备刺向第4个敌人时,突然发现左前方一块山石前面,3个敌人围着1个战士,其中有1个块头较大的敌兵,臂粗腰圆,满脸横肉,正端着刺刀向那位战士冲刺,情况十分危险。苗树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当”的一声,把“大块头”的刺刀拨开,顺势用枪托朝其耳门打去。不料那“大块头”动作挺灵敏,头一低,枪托从其后脑勺擦了过去。苗树柏却因用力过猛,没有留住脚步,身子往前一倾,正撞在“大块头”身上。“大块头”打了一个踉跄,站住脚看见苗树柏块头不如自己,冷哼一声,挺枪便扑了过来。苗树柏双脚往下一蹲,装作失足跌倒的样子,骗得“大块头”躬腰往下刺来。眼看刺刀尖接近了左胸,苗树柏往右一闪,把“大块头”闪了个倒栽葱,乘势把刺刀尖往上一挑,只听“噗”的一声,刺刀从“大块头”的胸脯穿了进去。

  当时,有一篇题为《把敌人消灭在寺山口外》的战地通讯,记述了当时的战斗情况:“敌整营整连连续十余次向山岭上冲锋,每次皆被我击退,敌在山下伤亡500多人。午后,敌两个团残部几乎全部冲上山岭,我坚守的四、六连所有轻伤的同志都坚持战斗,在工事前沿挺胸射击。七班副崔学元一条右腿上下三处负伤,他仍沉着坚持反击敌人,他的脚部又中炮弹,但仍端起机枪冲上去,打完最后一发子弹,高喊:‘用手榴弹打,用刺刀戳,坚决要打退敌人!’卫生员于家深当冲锋时无法抢救伤员,也提起冲锋枪冲过山岭,连发七弹,毙敌三名。在弹尽的紧急关头,营教导员常俊邦把仅有的一排子弹交给排副崔明砫,又把仅有的一个手榴弹交给战士杨光保,命令他们保证打退敌人。战士们有的失掉指挥,便互相联系,一声号召,向敌人反击。这最后的反击,已经不是用子弹而是用闪亮的刺刀与冲杀的雄壮声音。在第十次反击后,残敌就零散地退缩到深密的树丛中去了。天尽黑时,四、六连战士已完全占领山岭制高点,确保了寺山口要道。战士们兴奋地大声欢呼,欢呼声响彻夜空。”

  13日上午9时,激烈的战斗在第八十三团据守的团山、马山一带打响。敌人以飞机、大炮开路,掩护其步兵发起集团冲锋。战士们并没有被这来势汹汹的攻击所吓倒,等到敌人进入50米距离内时,排子枪、轻重机枪、手榴弹、迫击炮弹,如同急风暴雨般砸向敌群,冲上来的敌人顿时伤亡过半,阵地前留下了横七竖八的尸体。

  “没事,只是擦破了点皮。”宋家烈兴奋地说,“政委,敌人的坦克黄腾腾地一片。好家伙,还真有点‘气派’哩!我们蹲在堑壕里不管它,一直让它往前爬。坦克一过去,我们就专打步兵。敌人的坦克见步兵上不来,掉头想跑,我们回头瞄准坦克给它一顿手榴弹。嘿,有的同志还爬上坦克,专门揭开盖子往炮塔里塞手榴弹,看它往哪里跑……”

  16日,天还没亮,一股敌人悄悄地接近了第八十五团三营八连小高地,在距八连前沿70米外偷挖工事,企图于天亮后发起突然袭击。三营发现敌情后,营长刘振泽果断指挥,先以火力压制敌人,然后下令出击。七连一排、八连三排上好了刺刀,从工事里一跃而起,勇猛地冲了过去。敌人一见慌忙向后逃跑,战士们便在后面赶兔子似的追打,一下子打倒了十几个家伙。七连三排副排长尹起尚冲到敌机枪班里,一把将机枪夺了过来,敌班长浑身哆嗦着说:“我还有一支冲锋枪……缴枪不杀……”其余敌人全都吓破了胆,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下午3时许,敌第八军荣誉一师以一个团兵力,在密集炮火和6辆坦克支援下,逼近太平庄前沿和小高地。第八十五团三营沉着应战,弹上膛,手榴弹弦挂在手指上,六○火箭筒对准前进的坦克,迫击炮和步兵炮也已做好发射准备。当敌人进至阵地前沿100米左右时,我军突然展开猛烈射击,当即击毁一辆坦克,其余坦克被鹿砦(军用障碍物)所阻不能前进,敌步兵失去掩护仓皇向后逃窜。

  连遭失败的敌人恼羞成怒,出动一个团的兵力,以9辆坦克掩护,发起更加凶猛的进攻。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敌人被打退一批又拥上来一批。九连指导员、一级人民英雄魏玉峰带4个排英勇反击,在与敌肉搏中壮烈牺牲。坚守在村西南角的八连二排,连续打退敌两个营兵力、数辆坦克的5次疯狂攻击。在部分阵地失守的危急关头,员和干部挺身而出,冲入敌群展开白刃格斗。经过3个多小时的血战,终于打垮了敌人,守住了阵地。

  十纵自11日开始阻击以来,不仅消灭了大量敌人,还取得了击毁敌坦克20余辆的战果,当时《人民日报》曾在第一版显著位置作了报道,全文如下:“新华社淮海前线日电,在上月徐州以东对敌邱清泉、李弥两兵团的阻击战中,解放军某部曾在6日夜内击毁敌坦克车20余辆。11月11日,该部某团在寺山口战斗中击毁敌坦克两辆。12日,该部在各阵地展开军事民主,研究反坦克战术技术。各种炮手均踊跃参加反坦克小组。爆破英雄们各带领小组,在阵地最前沿构成防御阵线辆坦克,排成一字长蛇阵向我陇海路北侧之马庄、姚庄进犯,当进至射程以内时,我炮手一齐猛烈发射,击中其带头两辆坦克。这时我全体指战员和勤杂人员一齐跃出工事,拿起缴自敌人的反坦克手雷,冲入坦克群里。机枪六班长王福明冲至一辆坦克近前以6发子弹集中猛烈射击,将其击毁。火箭炮手张梓又迎头冲至敌5辆坦克前200公尺处,一发炮弹即击毁坦克1辆。接着我七班炮手张鸿义等冲到离坦克前百公尺处,猛烈急射,打得所有坦克都狼狈逃窜了。同日,敌以9辆坦克掩护一个团窜到铜邳公路南侧之侯庄,我先以火力射击,继之火箭炮手董花林勇敢出击,以熟练动作在坦克群间连续射击,击毁敌坦克两辆。14日,我军1个排阻击了敌8辆坦克的进攻。在对峙1小时后,敌先头两辆坦克即转向左侧迂回,我三班勇士王景唐、绍清亭冲上前去,以燃烧弹、手榴弹将其完全焚毁,其余坦克慌忙回窜。15日敌以7辆坦克掩护两个连向我某团阵地进犯,被我击毁其1辆。16日敌又以8辆坦克掩护1个团进到郑集以西,以3辆组成小群冲锋。前3辆冲到我阵地前沿时,火箭炮手程芳亭3发3中,将其全部击毁。接着炮手们又以远距离射击,击毁敌坦克两辆。总计6日夜内解放军某部在徐州以东20余里陇海路两侧南至苔山、韦庄,北至不老河北岸之胡庄长达30余里之线余辆。”

  就在敌人庆祝“徐东大捷”、眼看着还有10多公里就可以与黄百韬兵团会师的时候,邱、李兵团又遇到了我十纵、十一纵的顽强阻击,不仅再也未能东进一步,而且在我钢铁阵地前不断碰得头破血流:在彭楼,第八十六团二、三营一个反击,将敌击溃。在吴窑,第八十七团二营、三营接连击退了敌第九军四九八团的几次进攻。在石沟,敌人被第八十六团消灭百余人后狼狈奔逃。在不老河边,十纵特务团将偷渡之敌全部击溃……

  黄百韬兵团被全歼标志着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胜利结束。在这一阶段的作战中,十纵与七纵、十一纵并肩战斗,将徐州东援之敌阻挡在大许家以西地区,保障了主攻部队围歼黄百韬兵团的胜利。在11天的阻击战中,军付出1万余人、30辆坦克、12万余发炮弹的代价,每天平均只前进不到两公里。李弥兵团第八军的所谓“荣誉师”,从12日至17日,6天总共只向前推进了2.5公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黄百韬兵团被彻底歼灭。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本文链接:http://corerevclt.com/daotou/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