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761棋牌 > 导气活塞 >

“撞脸”世界名枪 中国半自动大狙的的鼻祖 为何“难说精准”?_

归档日期:09-06       文本归类:导气活塞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关于M99大口径半自动狙击步枪/反器材步枪,网络上的信息是相对匮乏的,所以1999这个半自动大狙元年也只是虚指——但偏偏M99的型号里占了个9字尾,而且我军自用轻武器里又没有“99式”,所以本期的主角,它只好当仁不让了。

  虽然外贸版95——97式自动步枪,早年间也有99式的叫法,但现在基本都叫它97式

  对于很多人来说,对M99的了解往往是——作为一种外贸武器颇有建树、名气不小。而当初M99与一款世界名枪“撞脸”的故事,也堪称奇妙。

  和M99几乎同时期,但稍晚出现的英国AS50狙击步枪,系出名门“精密国际”公司,就被很多人认为与M99“撞脸”严重。而当AS50于2005年在美国SHOT Show亮相时,M99都即将开发出无托结构的改型M99B了,两者都没法找爹。

  以时间节点来比照,这两种武器几乎同期出现,说明是并行发展的,并没有“谁是谁的爹”这种无聊讨论的余地

  不过虽然毫无“血缘关系”,但远隔万里的东西方两家轻武器研发机构最终制造出如此相似的武器,也算是一大趣事。而这两种武器的“撞脸”,也让从来没有擅长过识别武器型号的各家媒体不断闹乌龙——言之凿凿地说AI公司武器出现在热点地区云云。

  粗大的枪管,夸张的膛口装置,细长而前伸的导气管,庞大的机匣,枪托上有个孔,脚架靠近武器几何中心——粗略描述起来,AS50和M99还真有点像。

  但这两支武器的区别还是很大的——主要在枪机部分。M99是多凸榫回转闭锁(像是AR步枪),AS50则是枪机偏移闭锁(用其原话描述是single rear locking,像是SKS/FAL)。两者自动原理都是气吹式,此外M99也比AS50轻2kg。

  当年了解M99这款狙击武器时,河马最先注意到的是——“其机匣是一大块铝合金冷加工而成”,在曾经的我国轻武器行业里,这种加工方式并不常见。我国轻武器,往往更加注重成本控制,所以更多倾向于冲压、铸造等加工方式。

  注重成本控制,是有深厚历史原因的——作为一个后发国家,我们在建立轻武器研发生产体系的时候,获得了相当大的援助,这使得我们起点很高。而历史上相对贫穷、又要“备战备荒”的现实,让我们的轻武器研发生产部门总是面临着非常繁重的生产任务,更加着眼于快速生产、确保价格低廉。

  所以我国的轻武器工业,始终处于一个“亦步亦趋”的状态:面对落后的局面,以部队的型号需求为牵引,针对若干关键技术领域进行突破,某一武器作为最终成果,背后是一沓论文与技术成就以及其他一些各具特点的方案;填补历史缺课的进度,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完成的。

  大口径狙击步枪也是如此:世纪之交,为了满足步兵分队火力提升的需要,我军提出了大口径狙击步枪/反器材步枪的研制需求,期间就有各种各样的手动/半自动产品面世。

  这类产品都不是“小家碧玉”,往往都是瞄准换装全军任务部队的要求来设计的,因此成本控制自然是少不了的。在世纪之交出现的这一系列国产大口径狙击步枪中,不少型号的枪管都有着“从大口径重机枪生产线上,选择质量好的枪管半成品加工而来”的传说。

  当然用重机枪的枪管与相关设计,最重要的优势是可以应用多种弹药,大口径弹药的特殊弹种还是非常多的

  相比枪管,前文提到M99的机匣采用“一大块铝合金冷加工”而成,就更显得不寻常。作为我军最终装备QBU-10之前的多个“前置任务”之一,M99有着很强的探索意味。理论上说,从一大块金属原料里加工出的零部件,虽然费时费力且昂贵,但有精度高、强度优、一致性好等多种多样的优势;但是从应用理论到实际生产的层面,总有若干瓶颈、几多关卡要打通。

  这一系列的最终成果,是河马之前多次提到过的QBU-10大口径狙击步枪,也算是填补了我军轻武器体系中的一个空白。狙击武器的特殊性,决定了这些型号背后的竞争与故事非常复杂,这是河马还要努力学习了解的领域,所以这中间的故事就不胡诌了。

  如前文那张护航部队试用图所示,M99曾经在我军部队中进行试用,但它说到底仍是一种外贸武器——而且拥有相当的外销成绩,在世界各个热点地区常常能见到它的身影。

  作为有着“狙击步枪”名字的M99,相较于西方同行难说“精准”,它的远距离实战表现更注重于“反器材”:打击轻装甲目标,摧毁设备/掩体;在中距离的可以胜任狙击作战任务,更多则是一种“比大口径重机枪准确、轻便的单发武器”,即利用其发射的12.7×108mm弹药,M99可以在中距离压制、反制对方使用中口径武器的射手。

  因此,M99在远距离针对人员目标的打击方式则显得有些“特殊”:标识区域、制造威慑、驱逐敌方作战人员(因为难以精确杀伤)。

  “难说精准”的原因,和这一批国产狙击步枪往往缺乏专用的狙击弹药也有很大关系。狙击武器的精度,一是来自本身精度高,二则是要求弹药要有良好的一致性。相较于西方同行,以M99为代表的这批大口径狙击武器很少有精度数据的介绍,更多会提及“精度数据不详”、“未指明专门的狙击弹药”、“专门狙击弹药尚在研制中”,其中几种有精度数据的,也会指出它们“精度适用于反器材,不足以打击人员目标”。

  以21世纪第二个10年的标准来看,这个精度并不喜人,但是对于20世纪末的中国而言,已经是相当大的进步

  东西方两种12.7mm级的弹药,本身都是机枪所用的弹药。虽然其弹头与药筒容积都很充足,改进潜力很大,但终究不是为远距离精度射击而生的弹药。当前西方市场上能见到的的纯铜弹头,可以说为了精度无所不用其极。一如之前写SVD发展史时所提到的,军用狙击武器不是靶场玩具,必须考虑到发射特殊弹药的需求。其性能、造价等因素,存在必然的取舍与权衡。军用狙击武器,在精度数据上谈不上“美丽”,但其最契合用户的任务与需求。

  从铜棒上以CNC机床加工而成的纯铜弹头,弹道系数(BC)很高,一致性极佳、精度很高,但是军用狙击任务可能需要的穿、爆、燃、曳一概不会

  国产轻武器弹药这一子系统不够先进,是随着我国国防现代化建设逐渐加深过程中,逐渐浮现出来的问题。这个缺陷因为之前院士再度提及(他提到的是发射药),一时间网络上到处以此批判我们轻武器行业发展落后,大有批判“科研人员不干活”的态势。

  一提弹药的事儿,这又到了河马很喜欢说的轻武器发展史——19世纪末,人类轻武器发射药进入无烟火药时代。在这前后,轻武器科研上反复触及的障碍,说出来让人谜之熟悉:比如.280恩菲尔德,初速高、弹道低平、外弹道性能优越;但是内弹道性能不佳,发射药燃速很高、枪管过热快、磨损烧蚀大。

  这事儿的熟悉之处,就是我们的5.8×42mm步枪弹在性能的取舍上,同样为了达成外弹道性能指标,牺牲了一定的内弹道性能。

  继续说历史,在枪弹的无烟发射药领域,法国抢先,成果是勒贝尔M1886;德国紧随其后;英国在面条(cordite)发射药上折腾许久;列强中研发无烟发射药最晚的是俄国——但即使基础最差的俄国,也是自己折腾出了无烟发射药,应用在7.62×54mmR弹药上。

  负责俄国无烟发射药研究并成功的,不是别人,正是德米特里·伊万诺维奇·门捷列夫——就是那个制作出元素周期表、在任何有基础教育常识的中国人耳中都堪称鼎鼎大名、如雷贯耳的门捷列夫。门捷列夫于1907年逝世,虽然当时的中华大地上已经有各种各样的兵工厂,然而到真正属于中华民族的轻武器行业发展,还要等上40多年,而这些年里的列强,自然不会原地踏步。

  作为后发国家,面对繁重的国防建设压力,先“抄作业”交上去是很正常的举措,更何况我们付出相应代价后,“优等生”的确允许,还指导我们抄作业(指苏联援助)。这让我们的轻武器行业拥有了“起点高”的优势,可以迅速地武装人民军队。

  一如我们没有自己去填过“无烟发射药”这个大坑,当我们不满足于“能交作业”,目光转向“能考高分”时,此类“基础科学积淀不足”问题,终究会凸显出来——就像是M99所代表的那一批大口径狙击步枪一样,因设计特点有着相当的成绩,同时也暴露出对应的短板。

  最初被称作M99B,后来被称作M06的无托结构大口径狙击步枪,是M99的发展型,长度缩短了240mm——狙击武器这种往往要求非常长枪管的武器上,无托结构大有其用武之地

  于是就有了“型号牵引”的日常——5.8mm弹药基于81式枪族成熟平台进行探索,最终产生了87式;聚合物材料,则通过95式枪族的研发进行突破;CS/LR4系列“高精狙”,则主攻枪管精锻技术。一如前文,M99作为外贸武器出现,甚至可能参与过QBU-10的选型,其探索尝试的意味也非常强。

  时至今日,与其像是一个事后诸葛亮一样喋喋不休,不如怀着一颗赤诚之心,充分了解科技发展的客观规律——我们在几乎所有领域奋起直追那么些年,任何成果都值得感激,任何疏漏也不应遗忘。

  重要的是,如何保持这样一股势头,继续拼搏下去。虽然手头里M99的相关资料并不充分详实,但在我眼里,这也是中国轻武器行业努力进步的一个坚实脚印。

本文链接:http://corerevclt.com/daoqihuosai/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