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761棋牌 > 道桥连 >

无论什么岗位首先都是战位

归档日期:06-15       文本归类:道桥连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今年,是我当兵第24年、入党第21年。24年很长,长到足够从一个新兵成长为全旅最老的兵;21年也很短,短到自己至今还清楚记得入党时的庄严承诺。如果问从军这么多年什么让我记忆最深刻,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亲身经历的4次改革调整。

  1997年,宣布3年内裁军50万。当时我还是个义务兵,正在原装甲兵技术学院学习。我清楚地记得,电话那头指导员问我愿不愿意分流到其他单位,电话这头的我一下子就蒙了。如果能留在老连队,回去肯定能当骨干。而去新单位,就意味着一切要从头开始。那天晚上我几乎没合眼。可冷静下来一细想,军人不是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吗?而且我有什么资格去跟单位提要求?第二天,我就给指导员回话,一切服从组织安排。之后,我就从一名炮手转岗为一名坦克修理工。刚到新连队时,我维修速度慢、故障摸不清,没少挨班长批评。我给自己制订了严格的学习计划,白天泡在车间跟班长学拆装维修,晚上躲到学习室啃专业书。第二年,我就在集团军比武中夺得两个单项第一和一个班组第一。

  2003年,部队再次面临编制体制调整,我们单位由摩步师改为机步旅。当时,一边是父母双双病重,另一边是旅里刚刚接收了部分装备,没几个人懂得装甲底盘维修技术,单位希望我能留下来。我内心十分矛盾。但转念再想,作为党培养多年的革命军人,在组织需要的时候怎么能说走就走?最终,我选择留队,任务完成后才请假赶回老家探望父母。谁知道匆匆一面竟成永别,至今想起来我仍愧疚不已。但我也清楚记得参军时父亲对我的教诲:“娃,你已经是国家的人了,到部队要听党的话,为家乡争光!”每次想到这里,我都告诉自己,一定不让父母失望。

  2015年底,一纸命令传来,全营从山西太原移防忻州。那时妻子随军时间不长,我们也好不容易有个安稳的小家。接到通知后,我们一家人都陷入了沉默,妻子的无奈、儿子的不舍我都看在眼里。但想想和那些家属刚刚随军、孩子刚刚出生就要背起行囊离家的战友相比,我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不用任何人做工作,我带头将妻儿送回老家,第二天就赶回部队,随大部队移防搬迁。

  3次改革调整的经历让我逐渐懂得,改革最终是要改出战斗力。发动机作为装甲车辆的心脏,如果没有自主维修能力,就只能返厂维修,修理周期长、花费高不说,关键是影响战斗力。于是我向旅里主动请缨,自主维修发动机。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我带领全班几乎整天泡在修理间,有时候遇到技术上的难题就通宵达旦查阅资料。3年后,我们终于彻底掌握了装甲车辆发动机自主维修技术,我个人也因此获得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二等奖。

  矢志改革强军,是每名军人的职责与使命。这次改革调整,我们旅又整建制转隶到新的单位。作为改革强军路上的亲历者、奋斗者,我努力尽了一名党员应尽的职责和义务。如果组织需要,我会继续为部队战斗力的提升贡献出自己的光和热。

  (摘自陆军第82集团军某旅二级军士长田秉义在集团军“听从指挥、投身改革”先进典型事迹报告会上的发言,王龙刚、何孝林推荐)

  29年的军旅生涯中,我经历了几次改革调整。从任务转变到岗位轮换,再到专业拓展,每一次改革调整对我来说都是一次转身,但不变的是我对党和军队的忠诚。

  1989年,我入伍来到原南京军区第一集团军某师,当兵第二年开始学习大型机械驾驶操作。作为从安徽金寨“将军县”参军的我,一直心怀保家卫国的“英雄梦”,因此我满心盼着练好本领,建功战场。没承想,一纸命令,我们师由战斗部队转成战备部队。从“斗”到“备”的一字之变,让我觉得自己的“英雄梦”破灭了,随之也迷失了前进的动力和方向。然而,一次国防施工改变了我的看法。那年年底进行国防电缆挖掘铺设工程,土层冻硬,人力挖掘效果不好,战士们束手无策。此时,我和几名战友驾驶挖掘机挖土、转移、填埋,极大地提高了工程进度,使得完工时间比预期早了2天。这时我才明白,“英雄梦”不一定要在战场实现,只要练强本领,好兵总有用武之地。从消极的情绪中走出来后,我又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工作训练中,并凭借全优成绩转为志愿兵。

  1996年,我已是连队的一名老兵,在工程机械操作方面表现优异,指导的几名战士也成了连队的尖子。然而,一场改革的到来让我从零开始。这一年,我们师转隶武警部队,迎接我的是陌生的专业。当时我正在原集团军参加挖掘机培训,还未归队。原集团军后勤部长找我谈话:“小石,去军部工作吧,还干老本行,不用那么累!”

  说实话,去军部工作,业务和环境都熟悉,当然是个不错的选择,而留下则意味着更多的困难和挑战。当我犹豫不决时,我接到了老连长的电话:“石义财,咱连转入武警序列了,还需要你这名老骨干开足马力好好干啊!”一句简单的召唤,包含了太多的信任与肯定,让我不禁眼眶一热。我找到部长回复说:“首长,我还是回老连队吧,苦点累点没事,连队需要我,我工作起来觉得踏实!”归队后,我第一时间报名参加专业集训,很快就将新专业技能全部掌握。

  2005年,我所在的工兵营扩编成工兵防化营,专业从工兵排爆拓展到防护、防化、破障排障等多个领域,课目多了、标准高了,担负任务也更繁重。营里担心年近不惑的我适应不了新专业,准备让我去当司务长。

  作为一名军人,就要迎难而上。为了使冲锋舟驾驶更接近实战,我和战友们抓紧点滴时间在太湖上操练,结合环境反复研究人装如何有效结合,以及在恶劣天气中如何处置险情。2010年7月,部队抽调冲锋舟操作手支援江西抗洪一线。正在休假的我立即与部队会合,和战友们抢修冲锋舟20多艘,营救被困群众50多人,受到了驻地政府和群众的赞誉。

  3次改革调整,我进行了3次转身,但我始终信念坚定,与军队同心同行。如今,第4次改革调整已然来临,我甘愿做一颗铺路石,上紧每台机器上的螺丝,带出能操作会维修的好兵,为提高部队工兵防化能力贡献自己的力量。

  (摘自武警8720部队道桥连一级警士长石义财在单位“兵眼看改革”讲堂中的发言,郑彦士、殷俊杰、本报记者张海华推荐)

本文链接:http://corerevclt.com/daoqiaolian/68.html